一生66,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

离婚当天,美女总裁才明白,在前夫陈飞面前,自己的背景不值一提

“陈飞,去把厕所拖了。”

带着金丝边框眼镜,传媒公司的营销部主管何金平,冷笑连连的看着面前这个青年道。

陈飞低下了头,捏紧了拳头,拿着一个拖把去了,脸色涨红满了血。

耳边全是同事的非议声。

“这男人也太没出息了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娶到李总裁的。”

“就是,李青娥总裁可是我们中海市的知名美女总裁,27岁,女强人,上过时代周刊,我中海市追求她的阔少,能排到国外去,真不知道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窝囊废。”

“呵呵,你们知道什么,我可是听人说,李总裁的爷爷在弥留之际,已经神志不清了,而这个陈飞一直往她爷爷那跑,哄的老爷子开心,这一指,就指婚总裁嫁给他了。”

“这不,总裁厌恶他小人,才一结婚,就匆匆赶他到这来拖地,一根手指也没让他碰。”

“这人这么恶心呢?”

“呵呵,谁说不是呢?”

“……”

听着背后的议论,陈飞用力的捏紧了拳头,握着拖把去了厕所。

陈飞是这公司里的一个笑话。

事情的真相,当然不是这样的。

陈飞是云城陈家人,当代的顶级豪门之一,三年前,家族掌舵人太奶奶,一心想磨炼陈飞,就把陈飞扔到了这么一个小地方。

投资了五千万,给当时正半死不活的这家公司,从而,李老爷子才让李青娥嫁给自己的。

可是这其中内情,却没几个人知道。

不过,没关系了,再有一天,就要沉冤昭雪了。

陈飞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,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,根据家族的约定,今晚,就是家族给自己解禁,给自己恢复身份的时候到了。

到时候,该给李青娥一个惊喜了。

想到这,陈飞更加动力满满,拿上拖把,也不管这些人的嘲笑,就去拖地了。

一直忙到黄昏下班时间,陈飞累的腰酸背痛,换下工作服,准备回家。

才一到楼下,陈飞一愣,浑身的血液直往脸上冲,最后浑身冰冷。

黄昏,公司楼下,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前,一男一女在搂搂抱抱,女人一米七的个子,身材可谓是高挑,让人羡慕的模特身材,穿着OL白领制服,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一抹腻白。

一张冷傲脸,透着生人勿近的女总裁味道,霸气又精致,只是这会,满脸绯红,一脸的娇羞。

一男一女,就是总裁李青娥,和一个中海市著名的风流大少,李信!

公司旁路过的员工,一个个讥讽的看着陈飞,指指点点,并且远离了李青娥,不敢打扰总裁的好事。

风流大少李信,这会正一脸的暧昧,搂抱着李青娥,就往保时捷里塞。

陈飞一下红了眼,忍无可忍,一下就冲上了前,一拳,“嘭”的一下,直接砸在了李信脸上,“放开她!”

陈飞赶紧接过了李青娥。李青娥满脸酒气,原来已经是喝醉了。

“你敢打我?”倒在地上,等看清了是谁,李信捂着脸,一张英俊的脸上充满了愤怒。

“打你怎么了?”陈飞暗火,这些年积郁的怒气,就差一下爆发出来了。

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?”

李信冷笑一声,爬了起来,“打我?你有几颗脑袋掉?”

陈飞眼神一寒。

“陈飞,你在干什么?”

就在这时,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一旁响起,不远处穿着高跟鞋,白色制服的总裁秘书小苏,咚咚咚跑了过来,怒视着陈飞。

看见小苏来了,陈飞松了一口气,“小苏,你来的正好,这个男人想非礼李总裁!”陈飞指着李信,怒视的道。

“你瞎说,你、你诬陷我!”李信脸色苍白。

李信看起来文文弱弱,穿着一身范思哲,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。

被小苏同时撞见,李信吓的脸色发白。

这事要传开,可太难听了。

小苏先恶心的瞪了陈飞一眼,推开了陈飞,“想占便宜的人,我看是你吧?”先从陈飞手里接过了李青娥,“总裁,总裁,你醒醒。”

李青娥总算是醒了。

小苏一只手指着陈飞,冷笑的道,“总裁,你说,刚才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这个男人想占你便宜?”

李青娥醒过来,呆呆看了一样李信,再看了一眼陈飞,一下就明白过来了。

今天她为了一笔投资的事,找李信求助,李信却绝口不谈,一杯一杯的给她灌酒,结果她被灌醉了。

李信强搂着她就出去,这样干嘛,不言而喻。。

一想到这,李青娥浑身就是一抖。

要不是陈飞,她今天的清白之身就没了。

看了看陈飞,再看了看李信,李青娥权衡了一下利弊,很快就明白自己该怎么选了。

“啪——”

李青娥突兀一巴掌,打在了陈飞脸上,陈飞惊呆了。

“你竟然想非礼我,你太恶心了,幸好被李少撞见,救下了我。”

说着,李青娥匆匆跑了过去,拉起了李信,一脸的关切,“李少,你没事吧。”堂堂总裁李青娥,对李信的语气却充满了讨好和害怕的卑微,身子都有一些发抖。

陈飞一下就明白了,无比之屈辱。

李青娥不是不知道真相,而是她得罪不起李信!她还必须指望李信给她借钱,让她的公司周转起来。

所以她必须诬陷陈飞!

“看吧,我就知道是你,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!”冲着陈飞,小苏愤怒,一脸的厌恶,“平时在公司里我就知道,你偷偷的看李总裁,就是想图谋不轨!”

陈飞沉默无声,现在说什么也解释不清,自己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。

“你还不快向李公子道歉?”李青娥咬了咬牙,冲着陈飞道,她得罪不起这个李信,必须让这个陈飞道歉!

“我……”陈飞张了张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浑身发抖,脸上充满了屈辱的表情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李信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红肿,一脸的快意,他走到陈飞面前,压低了声音,凑到了陈飞耳边,“吃软饭的,你说你做一个男人,有什么用?”

“我占你老婆的便宜,你老婆不还得对我道歉?”

“听说你结婚一年,还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吧,放心,我会帮你尝这头一锅汤的。”李信冷笑连连。

陈飞捏紧了拳头,李信一下退后了一步,大声的道,“跪下,给我道歉!”

“你……!”陈飞双目充血,欺人太甚!

“陈飞,跪下!”李青娥道,她看着陈飞的眼神,却带上了一丝哀求。

“算我,……求你了。”李青娥带着最后一丝哀求的声音道。

她的公司破产在即,不能没有李信的支持!

一旦李信离开了她,她十年心血,毁于一旦!

求求你,帮帮我!

“我……”陈飞快咬碎了牙齿。

公司楼下,到处都是走来走去,奚落的看着陈飞的员工。

陈飞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
“噗通”一声,为了李青娥,陈飞跪下了。




第2章 解禁,陈飞出山



李信哈哈大笑,拍着陈飞的肩膀,“你真听话。”

李信低声,阴暗的脸上,陈飞看不清他的表情,“顺便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凑在陈飞耳边,李信沙哑的道,“李青娥这样的女人,不是你配的起的,你的丈母娘,章羽,已经在张罗着李青娥和你离婚的事了。”

“有趣吧,你离婚之后,李青娥会嫁给我。”

“我谢谢你,这些年让李青娥守身如玉。”李信放长了笑声,一下站了起来。

“你……”陈飞双目猩红,一下站了起来,三年下来,陈飞有些忍无可忍了。

“怎么,还想打我?”李信冷笑着,看着陈飞。

陈飞攥紧拳头,双目瞳孔,身子都在发抖。

“滴。”一条短信,这会发送到了陈飞的手机上。

陈飞没有拿出手机,却也知道手机上写的什么,因为这一天,陈飞已经等了三年,这一震动,好似震动裂了陈飞这三年来一颗冰冷的心。

“二少爷,三年期限已到,您已解禁,老仆陈天南,现在就来中海市接您。”

家族对自己,解禁了……

陈飞不是中海市的人,他出生于‘云城陈家’,是云城陈家的二少爷,云城陈家富可敌国,三年前,家族以锻炼的名义,收走了陈飞的一切,把陈飞赶出家门,扔到了中海市。

实际上,陈家只是怕陈飞和大哥内斗,影响大哥继承家主之位而已。

一晃,三年已到!

这三年里,这件事,陈飞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,他每一天都掐着日子,今天,就是家族解禁自己的日子!

陈飞本来想在李青娥生日上,考虑告诉李青娥这件事。

看着李信,陈飞暂时收回了这个想法。

“滴。”手机震动,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,陈飞拿出手机一看,“花旗银行,汇款入账,300000000元。”

三个亿!

陈飞瞳孔微缩,看来,自己的第一笔资产,已经解冻了。

这也就意味着,陈飞可以开始支配起自己的东西了。

陈飞抬起头,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的血色淡了下去,变成了波澜不惊。

“怎么,手机欠费了?”李信冷笑着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五十,扔在了陈飞脚边,“看在你给我下跪的份上,这五十,就当我赏你的。”

“李信。”陈飞深吸了一口气,看也没看地上,冷声道,“十天之内,你会跪着来求我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李信大笑着,“好!别说十天,我给你个窝囊废十个月,不,十年!”

“只要你能逼我向你低头,你说什么,我都认了!”

陈飞脸上的血色慢慢的淡下去,“好,我等着!”

“你知道李少什么身份吗?你在这大放厥词?”小苏冷笑,冲着陈飞道,“凭你拖厕所拖的干净吗?”

四周响起了一片哄笑的声音,下班的员工,一个个眼神讥诮地看着陈飞。

陈飞最后看了一眼李青娥,李青娥眼神微微波澜,但还是扭开了头,不去看陈飞。

陈飞一言不发,转身缓缓地离开。

三年了,陈飞有些累了。

李青娥,希望这是我为了你,放弃尊严的最后一次。

以后,一点一滴,我全部要亲手拿回来!

陈飞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机。

云城陈飞,出山了!

“李少,您别介意。”看着陈飞远去,李青娥眼神波澜,带着一丝讪笑,对李信这样道。

“呵呵,我当然不介意。”李信只是揉了揉脸,咬牙一笑。

“总裁,出事了。”

陈飞才一走,小苏突兀接到了一个电话,脸色发白,告知李青娥,“刚才,云城陈家电话,明天一早,他们的大管家会到。”

“让我们准备好接待。”

“什么?你确定没说错?是那个云城陈家?”李信一听到这个话,突然失声,脸色大变的道。

“是啊。”小苏好奇的点了点头,“怎么,李少,这个家族很厉害吗?”

李信倒吸了一口冷气,哪怕他一直心比天高,听到这四个字,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,“哪里是厉害,那可是江南排名第一的家族。”

李信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,看着这个小苏,“三省一百七十八市,全都仰仗他们的鼻息,影响力甚至遍布全球,是真正的擎天巨擘!”

“甚至,就算是我们李家,据说当年也不过是受了陈家一点恩惠,才有了今天的成就。”

“你说这个陈家,厉害不厉害?”

听到李信这么一说,李青娥也跟着倒吸了一口冷气,全场齐齐失声,那这个云城陈家,也太可怕了吧?

可是这个家族,怎么会突然来自己的公司?

李青娥有些好奇,但也不敢怠慢,连忙道,“小苏,准备一下,明天不管贵客登门,究竟是为了什么事,总之一点,千万不能怠慢了一丁点。”

“是是。”小苏连连点头,一脸紧张的道,她还真不敢托大。

光是这个名字,就比她接待过的任何一个客人,都要高贵一万倍!

李信也是一脸的复杂,看着李青娥,“真没想到,陈家竟然还能有什么事要找你们,……这个机会,你们好好把握吧,哪怕只要得到一丁点,也是一辈子都受用不尽了。”

所有人一阵无言,陈家突然要到访的消息,简直就是在他们心头的一击重击。

一下,让他们把所有事都先抛到脑后,没有任何一个事,比这个还要重要了。

而李青娥则是眼神微微闪烁,脸色充满了一丝微妙。

奇怪,陈家为什么会来这?她一个小小的公司?

而另一边,天已经黑了大半,拖着一副疲惫的身子,陈飞终于徒步到了家。

一路步行,双腿已经有一些酸涩。

陈飞摸了摸口袋,摸出了一枚MyHeart钻戒,价值七万多,那是陈飞省吃俭用,花了一年多,才忍痛买了下来的,准备在几天后李青娥的生日上,给她一个惊喜。

可现在,似乎没什么必要了。

陈飞默默的看着手里的这枚钻戒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,脸上没有一丝心疼。

打开门,陈飞走了进去。

这是陈飞和李青娥的家,一栋高档小区的别墅。在外人看来,陈飞过的日子很幸福,但只有陈飞自己知道,也不过如此。

李青娥夜夜睡在二楼,而打发自己,睡在楼下的沙发上,不许上去,两人更别说有其他多余的接触了。

陈飞在这个家里,就很多余。

但一切到今天为止,似乎就该画上一个句号了。

回到家中,陈飞没有开灯,而是先坐到沙发上,揉了揉自己酸涩的脚,再打开了自己的手机,手机上,有陈天南给自己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,但毫无例外,全部被陈飞挂断了。

陈天南是谁?他是陈飞忠心耿耿的手下,也是现在的江南省首富。

换句话说,他是陈飞的私人财产大管家。

光是在陈天南一个人手上握有的财富,就超过一千个亿。

名下各种房产,豪车无数。

陈飞没有急着给陈天南回电话,而是手握着手机,整个人端坐在夜色里,心绪起伏,久久不能平静。

三年了,家族对自己终于解禁了,而自己也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非人的日子,回到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大少爷身份上去。

但离开之前,总是有一些事要做的。

比如,……,和李青娥谈一谈。

陈飞用力的暗暗捏紧了五指,结婚几年,陈飞甚至没能和李青娥正面好好的对话过一次。

但今天,似乎必须了!

陈飞意难平。

结婚三年,李青娥,你到底怎么看我?今晚,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!



第3章 两不相欠




“咔嚓”

锁眼里,传来了钥匙扭动的声音,沙发上,陈飞五指用力的攥紧,整个人的呼吸一下都变的急促了一些。

打开门,李青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进来。

光是应付一个李信,应付到现在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沙发上,陈飞淡淡的开口道。

李青娥吓了一跳,连忙打开了灯,这才看到坐在沙发上,纹丝不动的陈飞,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。”李青娥带着一丝责备的语气道。

“我想和你聊一聊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陈飞抬起了头,看向了李青娥。

“我已经很累了,没有空理会你的心情,我不是你的爸妈,还要像哄小孩一样,哄你的心情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今天当众给人下跪了,心情难受,但我希望你一个大男人,要学会自己调节。”

“我没比你好过到哪去!”

李青娥说着,突然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激动,甚至今天的话语说的有些过多了,接着又深吸了一口气道,“抱歉。”

看陈飞坐在沙发上,纹丝不动,李青娥无奈道,“算了,你问吧,你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
李青娥坐到了陈飞的对面。

陈飞五指暗暗用力握紧了一些,心绪起伏,三年了,这还是头一次,自己和李青娥面对面的谈话。

即便是陈飞经历广博,但这会,也忍不住上下看着这个女孩。

黛眉如画,肌肤似雪,人有一股很高傲的气质,久居上位。

时代周刊的角色,总裁,李青娥。

久居总裁高位数年,养出了这么一副生人勿近的气质来。

这是,自己的妻子吗?

陈飞用力的捏了捏拳头,可是名存实亡也太久了吧?

看李青娥蹙了蹙黛眉,似乎有些不耐烦,要起身了,陈飞开口道,“妈在张罗着我们离婚,有这回事吗?”

李青娥张了张嘴,看着陈飞,这一次她没有选择隐瞒。

“有。”

李青娥点了点头,“但这事,我确实没怎么参与,是我妈看中的李信,另外,公司出现了问题,现在也到了不得不求救于李信的时候了。”

坦白了这么一句,李青娥心里的压力似乎好受了一些,于是又补充道,“如果没有你,我要嫁的人,本来就是李信,你应该明白吧?”

陈飞捏了捏拳头,……当然明白。

陈飞算什么,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员工,而李信呢?中海市雄昊集团总裁,二十八岁,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。

和李青娥正是郎才女貌,据说以前就走的很近。

他们两个,才真是门当户对,自己更像是一个多余的。

“为什么要求李信?是公司出现什么问题了吗?”

“你可以对我说。”陈飞认真的道。

“你到底要问什么啊。”李青娥不耐烦,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,“你知不知道,我现在究竟有多累,只想睡觉,告诉你?告诉你是有用,还是你能听的懂呢?”

李青娥发泄道,“你但凡能有半丁点的用处,我用得着去这样求人吗?”

看陈飞还是看着自己,不吭声,李青娥无奈了,看着陈飞,一字一句的道,“行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

“公司现在被人恶意攻击,资金缺口三千万。”

“导致我不得不东奔西跑,去求别人。”

“就这么个事,你有办法吗?”李青娥冷嘲一声。

这陈飞几斤几两,别人不清楚,她太清楚不过了。

在公司里,还是她的公司里,拖厕所一拖就是三年,工资三千,除去吃吃喝喝,没有她在暗中再资助,怕是活都活不下去吧?

三千万这种天文数字,他听过吗?

怕是三百万,三十万都没见过吧?

李青娥一脸疲惫,只觉得今天和这个陈飞说这些,纯粹就是鸡同鸭讲,浪费口舌。

“只是三千万而已,为什么你不和我商量?只要你开口,我……”

“好了陈飞。”

李青娥蹙了蹙眉,打断了陈飞,“已经很晚了,我没有时间和精力,再陪你这么胡闹下去,我知道你今天晚上想跟我说什么,不就是想要一个答案吗?”

李青娥深吸一口气,站到了陈飞面前,微微挺起了自己的胸口,闭上双眼,“你打吧。”

“今天,我打了你一巴掌,还逼你下跪,现在你也打我一耳光。”

“从今以后,我们两不相欠!”

李青娥精致的脸上,满是疲惫之色,这会身子微微一颤,却攥着自己的白色OL制服衣角,一声不吭。

看着李青娥,陈飞微微愕然,进而则是沉默。

三年了,青娥啊,你还是事事要和我分的这么清楚吗?

连一个耳光,都不肯亏欠于我?

我在你心目中,就这么值得划清界限吗?

过了一会,见陈飞没有动作,李青娥只是愕然的睁开眼,看见陈飞还是一动不动,站在她面前,陈飞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会打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李青娥皱了皱眉,“你不会想说,你不打女人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看着她,陈飞认真的道,“因为你是我妻子。”

“所以,我不会打你。”

李青娥身子不禁微微一颤,妻子。。这两个字,有些莫名触动到了她的内心,相濡以沫,相互扶持,这或许就是夫妻二字,真正的含义。

但她冷笑一声,旋即就摇了摇头,把这个奇怪的念头抛到了脑后。

“我累了,睡了。”

李青娥面无表情,实在是真的不想理会自己这个所谓的“老公”

“这一巴掌,我会问李信要回来的。”

在背后,陈飞这么认真的开口道,“公司的三千万,我也会帮你解决。”

李青娥冷笑一声,没有回头,三年了,真没想到自己这个窝囊老公,竟然还会说大话。

就他,一个宅在自己家,吃她的,喝她的,只会洗衣做饭,拿什么拿的出三千万来?

“明天我还要去求人,你自己睡吧。”说完,李青娥自己上楼去了,甚至懒得嘲讽陈飞的白日做梦,大话连篇。

看着李青娥一个人走上了楼,陈飞没有吱声。

低下头,陈飞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选择了之前那个号码,回拨了电话。

“喂,天南吗?”

听着电话里,自己老仆人陈天南,又是沙哑,又是热泪盈眶的声音,陈飞漠然的道,“明日,通知整个中海市。”

“我,云城陈家二少爷,出山了!”


本文由上传分享,欢迎阅读分享,喜欢请收藏一生66网站pn1366.cn!

桂公网安备 45060202000120号